30年前的那個房間 ◎ 陳菊



就在三十年前的今天,一九八○年的二月二十八日,就像是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一樣,見證了這片土地漫長的黑夜。那一天,是林宅血案的發生日。



隨後不久,就是美麗島的最後審判。在法庭上,我猛地回想起,雙胞胎被殺害的臥房,正是我被捕時所走出的地點,彷彿才剛生離,卻轉眼變為死別。剛歷經過大逮捕的顛沛,又回憶起雙胞胎年幼可愛的容顏,我不禁深深悲從中來。最後陳詞的時刻,我忍不住淚流滿面,已無法就案情再做辯護,而只能幾近泣不成聲地告訴義雄兄,請代我親吻逃過死神毒手的奐均,告訴她說,阿姨永遠愛她們。



當時才剛滿三十歲的我,親身所經歷的生離死別還不算太多,卻看見了這人世的奇慘與奇冤,一時之間,眼前身繫囹圄的憂患,竟已不值多想。



我更歷歷在目的是,三十年前,在法庭之上,義雄兄以沉靜來面對巨大的悲慟,哀痛卻平靜地說道:「願我家所奉獻的自由、血淚以及身心的慘痛獲得生者安寧,死者安息。」



阿嬤與雙胞胎小姊妹的受難,讓台灣人民因為悲憤,而對黨外人士產生同情、理解,進而對民主運動能夠認同、參與,成為美麗島事件後肅殺的政治氣氛下,重新凝聚大家的力量。然而這代價何其沉重?逝者何其無辜?如果歷史能夠回溯,我多麼希望這一段撕裂心魂的悲劇,可以不要發生?



而三十年過去了,我自己已經年屆花甲,義雄兄更已白髮蒼蒼,三十年來的作伙打拚,似乎台灣終於民主自由開化,然而卻又不時逆流湧現,義雄兄也仍然辛苦地在民主道路上孤單苦行,難免感到有所喟嘆。



更加可悲可嘆的是,雖然林家人對一切選擇無私的寬恕,但血案迄今仍是懸案一樁,正義未能獲得充分償還,隨著時光流逝,真相恐怕更難得見。我不禁要問:何時台灣才能撥開所有的雲霧,完全走出三十年前那個充滿傷感的房間?



(作者為現任高雄市長)





 



網址連結 : 30年前的那個房間 ◎ 陳菊



圖片連結
創作者介紹

陳菊(花媽)市長

陳菊(花媽)市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